草原藏獒–铁包金,很感人!

Tags: 藏獒  铁包金  雪獒  认识藏獒  藏獒鉴定  纯种藏獒  藏獒吧  藏獒在线  狮形獒  虎形獒  藏獒图片  藏獒分类  藏獒血系  原生獒  中国藏獒  草原上狼多。牧民格桑家的帐篷在草地边上,却很少有狼光顾。狼不敢来,是害怕格桑家的藏獒。格桑家有三只藏獒,一公一母两只成年獒壮硕威武,是草原上排得上号的猛獒,死在它们獒口下的狼不计其数。还有一只叫小铁包金的公獒也是骁勇善战,曾独自咬死过一条大狼。

这天,过路的牧民在格桑家借宿。客人与格桑喝着奶茶,说着家常,目光却始终没离开过小铁包金。草原人是豪爽而慷慨的,格桑看得出客人是真心喜欢这只小獒,便说如果您喜欢,就把它带走吧。客人欣喜万分,可是这礼物太珍贵了。格桑豪爽地挥了挥手,我家还有两只藏獒,而且母獒就要下崽了,明年还要多出几只呢。山东藏獒园   临沂天犬獒园  www.sdzay.com  www.9iao.cn

过了几天,小铁包金居然自己跑了回来。格桑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似乎早就料到它会回来。他的妻子则激动地搂住小獒的脖子抹眼泪,又端出满满一盆小獒最爱吃的新鲜羊肠。尽管格桑和他的妻子心里舍不得,但格桑还是狠狠心将小铁包金送了回去。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小铁包金又跑了回来。这次格桑觉得该作个了断了,他端走了小獒正在吃的羊肠,而且不让它进帐篷。饥肠辘辘的小獒在帐篷外整整守候了一夜。当第二天清晨格桑走出帐篷时,见小獒的身上满是霜花。格桑硬起心肠冲小獒扬起了皮鞭。小獒没有躲避,任皮鞭结结实实抽在身上。格桑抽完后扔下鞭子,红着眼睛钻进了帐篷,他怕自己会哭出来。他的妻子也倚着帐篷背转身直抹眼泪。小铁包金一瘸一拐地走向女主人,用身子蹭了蹭她的腿,又舔了舔她的手。然后小铁包金又走向两只大獒,和它们碰了碰鼻子。这时,格桑开始赶羊出圈了,小獒也似乎下定了决心,它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向了远方。凛冽的寒风吹得它长毛翻飞,它再也没有回头。

一个月后,天下起了鹅毛大雪,这晚,格桑家的母獒产下了六只毛茸茸的小獒。格桑的妻子端来了热乎乎的肉汤给母獒补身子,但狼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黑压压的一片,足有四十来条,它们似乎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公獒在外面厮杀着,母獒也咆哮着拖着虚弱的身子冲出去……当附近的牧民骑马吆喝而来时,狼群这才逃走,但两只藏獒战死在雪地里,它们的肠子流了一地,而狼也丢下了四具尸体。数十只羊倒在羊圈里,还有十多只羊羔被狼叼走了。

德高望重的巴图老人忧心忡忡地说:“狼群这次行动是经过周密策划的,这个事不寻常啊。”老人面色凝重,双手合十,“求上天保佑,可不能再出什么大的乱子……”

第二天清晨,一条消息使整个草原更陷入了恐慌:狼群还叼走了一只刚出生的小公獒!

草原以外的人绝对不能理解这件事有多么严重——如果这只小公獒被狼群养大,将成为嗜杀成性的魔獒!有了魔獒的狼群将更加猖狂。而如果魔獒打败了这片草原上的獒王,那就更会扰乱獒与狼的阵线,整个草原将秩序大乱!

这个地方曾有过一次魔獒的灾难,面对疯狂的、根本无法控制的狼群,牧民只得含泪转场,将大好的草原拱手相让。直到几年后那只魔獒被年轻力壮的新任獒王打败,这场灾难才算告一段落。

草原上迅速组织了打狼队,但打围了几天,只打到了几条老弱病残的孤狼。狼群的主力似乎从草原上蒸发了。巴图老人说:“不用打了,狼精着哩,它料到咱们会行动,早叼着小公獒撤到深山里去了。只能作最坏的打算了藏獒吧。”

恐慌归恐慌,但羊群还要放牧,生活还要继续。

当格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后,却发现自己连一只藏獒也没有了,小铁包金被他赶走了,两只大獒战死了,母獒产下的小崽也被活活饿死了。在妻子含泪的哀求下,格桑决定收回那只小铁包金,尽管这样做在草原上是会被人笑话的。

但是格桑没有找回小铁包金。那个牧民说,小铁包金自从第二次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牧民们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年。

草原解冻了,牧民们又舒了一口气。巴图老人的心却一直揪得紧紧的,他在这反常的平静中感受到了魔獒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掐指算来,如果那只小公獒还活着,它将在下一个冬季来临时出现。

这一年的春天,草原上诞生了新的獒王,一只威武雄壮而又野心勃勃的虎头雪獒打败了在位三年的獒王。新任獒王身形伟岸,鬃毛蓬起,虎背熊腰,方鼻吊眼,嘴大如盆,继承了古老的“体大如驴吼声如狮”的喜马拉雅獒种的经典相貌。好一只悍獒!巴图老人忍不住叫好,也忍不住把宝押在了虎头雪獒身上。

两个月后,巴图老人带着虎头雪獒来到了另一片草原。虎头雪獒果然神勇,它打败了这片草原上同样威风凛凛的獒王。巴图老人对虎头雪獒的表现很满意,他将虎头雪獒留下,自己离开了。虎头雪獒尽管心里不愿意,但它明白老人是草原上德高望重的长者,自己必须服从。

虎头雪獒依然是獒王,只不过是在远离故乡的草原上。

巴图老人又从更远的草原物色到了另一只强健剽悍、气度不凡的獒王——狮头金獒。巴图老人将它带回了自己的草原。由于虎头雪獒的离去,这片草原上群獒无首,野心勃勃的公獒们频繁地打斗,而新来的狮头金獒用武力征服了所有的公獒,当上了这片草原上的獒王。

刚刚入冬,狼害便频频发生,似乎一夜之间,数不清的狼都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藏獒的职责是保护羊群,它们会惩罚入侵者。然而,当狼逃窜时,它们不会追击,主人也不允许它们追击。可怪事来了,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一只公獒却不顾主人的喝斥,狂风一般地冲向了荒野。后来,主人听到了两只藏獒的打斗声,再后来便看到数不清的绿光,那都是狼的眼睛啊,而那只公獒却再也没有回来。

“魔獒!”第二天,巴图老人一听牧民的描述后就肯定地说道。“一定是它在挑衅公獒,任何一只有尊严的公獒都绝对忍受不了另一只陌生公獒的挑衅。”

恐慌再一次席卷了整个草原。那只丢掉性命的公獒是草原上公认的猛獒,曾经一口气咬死过四条草原狼,但即使这样它仍然不是魔獒的对手,牧民的心沉了下去。

而格桑更多的是愧疚和自责,虽然牧民们并没有责怪他,但他总觉得魔獒的出现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魔獒应该是自家的一只小獒,是自己的失职让它被狼叼了去,而今它却要危害整个草原了。格桑暗下决心,就是拼了性命也要除掉魔獒!

几天后,那个曾经在格桑家借宿的牧民又走进了格桑的帐篷,他给格桑带来了两只刚满月、生得虎头虎脑的小藏獒。晚上,格桑请来了巴图老人,三人喝了很多的酒,直到都醉了,如烂泥似的躺在羊毛毯子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格桑被藏獒和狼群的厮咬声惊醒了。格桑一个激灵爬起来,挎上藏刀抓过猎枪便往外跑。旷野里,狼群正纷纷逃遁。格桑看见羊圈前立着一只巨獒,巴图老人的一只藏獒也站在它的身边,两只獒似乎还碰了碰鼻子。而老人的另一只藏獒则安静地躺在地上,它死了,他的身边还横陈着几具狼尸。

巨獒见帐篷里钻出人来,藏獒在线掉头便向远方奔去。魔獒!格桑胸腔里迸发出一声怒吼,拉过一匹马跨上后直追过去。

格桑记得巴图老人曾说过,魔獒有狼群的簇拥才是恐怖的魔獒,离开了狼群的魔獒没有主见,胆小怯懦,还抵不上一条大狼。格桑知道,现在是他戴罪立功,除掉魔獒的最佳机会。否则,放虎归山那就后患无穷了。

没有月光,格桑看见巨獒只是一个巨大的黑影。格桑的马跑到与巨獒平行时,“砰”,猎枪响了,但魔獒仅仅是愣了一下,依然若无其事地向前跑。猎枪只能伤它皮肉,却无法重创它。

格桑拔出藏刀策马飞奔上前,然后大吼一声弃马腾身向魔獒扑去!魔獒不知是傻了还是怎的,竟然没有动,由着格桑挥刀向它身上砍去。

格桑感觉锋利的藏刀结结实实地砍在了魔獒的背上,而且巨大的惯性也使格桑重重地跌落在地,打了好几个滚,幸好刀还在手上。当格桑挣扎着想爬起来时,魔獒巨大的头颅已近在他眼前,格桑甚至能感觉到它口中喷出的热气!格桑攥紧了手里的藏刀,他不怕死,他只希望魔獒在撕碎他的同时,他能把锋利的藏刀捅进魔獒的脖子。

那一刻却没有到来,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魔獒竟后退了两步,缓缓地转身准备离开。格桑忍着剧痛爬了起来,紧追两步挥刀向魔獒砍去。他这一刀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但魔獒却侧身躲过了,这一刀齐刷刷地砍断了魔獒的尾巴!魔獒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号,加速向远方狂奔而去。当格桑重新回到马背上时,魔獒已不见了身影。

这时巴图老人和客人也骑马赶到了,而旷野中的狼嗥声也愈发凄厉。巴图老人说,不能再追了,赶快撤!

这一晚,格桑太累了,他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起来,此时,巴图老人正在给藏獒喂食,他就剩下这一只藏獒了。昨晚,格桑把他和藏獒对峙的情况告诉了老人,老人当时沉默了很久,一言不发。格桑看到,藏獒的食盆里是满满一盆煮得半熟的羊肉,这种待遇藏獒一年只能享受一次,那就是藏历新年的第一天。但今天并非新年,它怎么会享受这样的待遇呢?格桑好纳闷。

藏獒吃饱了,便走到帐篷边躺下晒太阳。这时的巴图老人拿出一块红布,遮住了它的眼睛。然后,老人从身后抽出一把利剑,精准并利索地刺进了藏獒的心脏……

獒王狮头金獒也嗅出了魔獒的气息,那是一只陌生的凶暴恶毒的公獒的气息,但又混杂着狼的气味。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獒王统率的群獒与魔獒遭遇了。

魔獒端坐在草地上,它身形巨大,全身漆黑,面目狰狞,狼群就在它身后几十米处长嗥,似乎在为它助阵。

一只勇猛的藏獒首先冲向了魔獒,魔獒依然端坐着,硕大的头颅猛地一摆,大嘴一合,便咬住了它的喉咙。那只藏獒轰然倒地。而与此同时,魔獒晃了晃头颅,立起身来。

狼群的叫嚣更加猖狂……

狮头金獒站了起来,金灿灿的鬣毛奋然一抖,暴吼一声跃了上去——

狮头金獒跃出去的同时,站在远处观战的巴图老人才将抱住虎头雪獒的双手松开。虎头雪獒是今天才被老人带回故乡的,在它的意识里,它依然是这里的獒王。它急切地想知道,在它的领地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虎头雪獒朝獒群飞奔而去,但面对两只陌生猛獒的搏杀,它所能做的只是旁观。很快,虎头雪獒看见鲜血正从狮头金獒的喉咙处喷射而出,魔獒已跳到一边,冷眼注视着狮头金獒缓缓倒下……

狼群再次叫嚣起来:“呜——嗷——”虎头雪獒被这叫声刺激着斗志,它走出獒群,眼里射出冷峻而威严的冷光,慢慢地来到了魔獒的面前。

站在远处的巴图老人以及所有牧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都明白,能不能拯救草原,现在就要看虎头雪獒的表现了。

战斗是激烈的,刹那间冰屑四溅,雪雾纷飞。两只藏獒的吼叫声惊天动地,它们扑腾着,厮咬着,翻滚着,它们身下的雪地被碾成了雪坑。

最终倒下的仍然是虎头雪獒。清朗的月光下,魔獒的面目更显狰狞。

牧民们呆住了,那简直不是獒,是魔鬼!是妖怪!它居然能一口气咬死两只伟大的獒王。

獒人群中不见了格桑,他端着猎枪直朝魔獒奔去!风在耳边“嗖嗖”地响着,格桑再一次将生死抛在了脑后,他想,如果他的死能换来草原的安宁,那他死而无憾。

格桑想近距离对准魔獒的喉咙开枪,这样即使不能打死它,起码也能给它重创。但魔獒没容他走近便暴吼一声扑了过来,格桑匆忙中开枪,这一枪打在了魔獒坚硬的头颅上。魔獒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像人一样直立站起,庞大的身躯眼看就要淹没格桑!

就在这时,旷野中一团黑影闪电般袭来。“砰”的一声,如平地响起闷雷,魔獒被硬生生地撞开了,一只身形巨大,壮硕威武的铁包金公獒如狮子般屹立在雪地上。

恼羞成怒的魔獒咆哮一声扑了过去,铁包金硬碰硬地迎头而上,头颅撞击头颅,牙齿撞击牙齿,轰然有声。战斗刚开始便进入了白热化,惊心动魄,地动山摇。

两只公獒的身上渐渐皮开肉绽,而伤口处还腾腾地冒着热气。即便如此,铁包金仍一次次勇猛地扑向魔獒。但魔獒每次都能逃脱致命的扑咬。当铁包金气喘吁吁的时候,魔獒便开始了反攻,它压低身子紧贴地面蹿了过来,直取铁包金的咽喉。铁包金虽然躲开了,但肩膀上被硬生生地撕去了一块肉,魔獒再次扑了过来。这次,铁包金硬碰硬地迎了上来,在最后一刻,它竟把头一低,插进了雪地,它的钢牙钳住了魔獒的左前腿,只听“咔嚓”一声,那是魔獒的腿骨被咬断了。魔獒愤怒地咆哮着,铁包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上去,一口咬住了魔獒的脖子。魔獒暴跳如雷,试图甩掉对方。但铁包金就是不松口。

魔獒的吼叫声震耳欲聋,在旷野中分外刺耳。许久,魔獒的怒吼渐渐变成了沙哑的惨叫,再后来竟如鬼哭一般。血从魔獒的喉咙里喷了出来,它终于倒下了。

狼群发出一阵凄厉的嗥叫,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月光下,威武的铁包金小山般屹立着。走近的牧民惊奇地发现,它没有尾巴,背上的刀伤绽开着,触目惊心。所有的藏獒都昂起了头,一声比一声动情地叫唤着,似在吟唱一首悠长而抒情的歌曲。铁包金侧耳倾听着,良久,它缓缓地缩紧身子坐了下来,它伤得太重了。

“扑通”一声,那是格桑跪下了,他认出了这只铁包金,就是当年被他用皮鞭赶走的小獒啊。藏獒是有强烈自尊心的,两年了,它居然一直生活在野外,是他把它逼成了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獒。但即便被抛弃,它仍暗中保护着昔日主人的羊群。格桑明白了,那晚他看见的巨獒就是铁包金,是它帮助巴图老人的藏獒咬退了狼群,他却把它当成魔獒来追杀,开枪打它,还砍断了它的尾巴,而它却一直默默地忍受着。铁包金不仅仅救了自己,它拯救的是整个草原啊! 巴图老人也跪下了,所有的牧民都跪下了。   

人们看到铁包金甩了甩巨大的獒头努力站了起来,然后掉转了伤痕累累的身躯,一步步走向了荒野。

此时,所有的藏獒都肃立着为它送行,它们用低沉的声音吟唱着,在旷野中汇成一首哀婉的歌……群不再骚动,连叫嚣的狼群也都寂静了下来。冷冷的月光下,只有它们呼出的热气在冉冉上升……

About 山东藏獒园

近几年獒园劲猛崛起,獒园每年都预留新种公引进新种公,现在已经每年能达到出售小獒200多只的规模,同时,价格都是平民价,养平民价藏獒是最终发展方向!发展平民价藏獒,让藏獒进入寻常百姓家!!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