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品种资源现状

内容概述:目前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和各地经济活动的日益频繁,一向鲜为人知的藏獒越来越受到世人的瞩目。从20世纪80年代以后,涌向藏区抢购藏獒的风潮经久不衰。仅甘肃省甘南州玛曲县(著名的河曲藏獒的核心产区
 目前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和各地经济活动的日益频繁,一向鲜为人知的藏獒越来越受到世人的瞩目。从20世纪80年代以后,涌向藏区抢购藏獒的风潮经久不衰。仅甘肃省甘南州玛曲县(著名的河曲藏獒的核心产区)自1993年至1997年间,每年就有上千条藏獒犬被迫离开了草原,背井离乡被贩往他地,甚至被贩往海外。进而言之,每年从青藏高原被贩往其他地区的藏獒犬成千上万,使原本就在衰退的藏獒种群数量锐减,品质下降,品种资源的延续受到了严重威胁。现在,当我们再度走进青藏高原,再度来到玛曲草原,唐古拉山,青海湖畔,甚至是在西藏的那措县时,已很难见到迎面飞奔而来的藏獒犬了,已经很少能听到藏獒犬对生人那种警惕的、野性的、不友好的吠叫了。草原因此而显得空旷,寂静中透出了些许荒凉和悲苍。
     外地人到藏区买狗,分两种类型。一种是比较专业的狗贩。这些人与当地人相联系,专门搜集在体形外貌和气质品位等方面表现出类拔萃的个体,不惜高价,必要获得。特别是那些颜色均一,颈毛蓬松,嘴头方正,不怒而威的藏獒犬,一旦被他们发现,几乎难逃被贩出的命运。相传,2001年7月,一名东北的客户出资30万,从青海购得一只雄壮俊美的藏獒公犬,事成后买卖双方都十分满意。2002年初,一名云南客户将一只从西藏购回的藏獒犬的价格抬高达80万,有人出价60万竟未能成交。先不评论上述传言是真是假,凡高价从藏区买走的藏獒犬都是优良个体,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从此它们已失去了对产区藏獒种群产生遗传影响的机会。藏獒种群中优良个体的大量外销,必造成其种群内优良基因的流失,种群品质的日益衰退,性能下降,对品种资源产生极不良的影响和后果。第二类狗贩,大多是小商小贩,本金少,想赚钱又不愿担风险,只有多吃苦。能骑马或驾驶手扶拖拉机、四轮拖拉机等交通工具深入到四处的藏民居住地,寻找、收购藏獒。这种狗贩多为“薄利多销”,在藏民区,不论好坏,见狗就收,只求数量,不论质量,每每能满载而归。1998年崔教授一行在甘肃省玛曲县开展有关藏獒品种资源调查,亲眼目睹到一来自四川的商贩,用双层康明斯卡车收贩藏獒犬,近十米长的大卡车。一次就装载了三百多只藏獒犬。一只狗笼内竟如同装货一般,填进去两、三只獒犬,同笼犬大压小,强欺弱,其状其况惨不忍睹。
     玛曲县是广泛分布于青藏高原藏獒犬的核心产区。这里海拔达到3500——4000m,降水1000mm/年以上,夏季多雹,冬季多风雪,昼夜温差大,低气温,强幅射。所产河曲藏獒犬体形高大,嘴筒粗,头顶圆,耳大额宽,颈粗壮,背宽平,四肢骨量充实、肢势正直,具有藏獒犬的熊风虎威、气质与悍威。河曲藏獒被誉为藏獒犬中的姣姣者,被赞为最优秀的藏獒犬。该犬品群过去处于相对封闭,交通阻断,山峦起伏,气候寒冷的独特环境系统中。天下黄河第一弯在该处形成河水滚滚“西流去”,环绕盘旋了100多公里,为河曲藏獒的生长和发育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但20世纪90年代以后,来自国内各地乃至海外的狗贩蜂涌至此,毁灭式、掠夺式的相争抢贩河曲藏獒,使该犬品种资源遭到了严重摧残和破坏,几乎贻净。当地牧民每每谈起河曲藏獒,脸上不再是自豪与骄傲,语言中带着深深的追悔、凄苦和悲叹。
     狗贩们可能并不知道在他们涌向草原,涌向青藏线的路途中,在疯狂破坏藏獒品种资源的过程中,对高原环境造成的另一种难以估量的破坏——疫病蔓延。应当说藏獒产地的生态环境过去是十分安全的,在低气温、强幅射的自然条件下,各种病原菌、致病微生物都难以存活。但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冬季干旱,适宜藏獒生长发育的原产地,夕日的“无病区”,伴随着大批狗贩的涌入,一些严重威胁犬类健康的烈性传染病亦逐渐漫延开来。过去从未接触过这些疫病,一向以高大雄壮著称的藏獒犬在疫情发生时却显得那样纤弱,犬细小病毒、病毒性肠炎,犬瘟热,犬副流感,犬副伤寒,犬传染性肝炎等犬的传染病,随着冰雪触动,万物滋生而迅速蔓延。藏獒即刻遭到了各种疫病的侵袭,不仅小犬难以幸免,青壮年犬也在血便、高热的折磨中,肢蹄无力,昏昏欲毙。走进牛羊站圈,走进藏民的毡房,看到在病魔折磨下藏獒犬被毛粗乱,口角流涎 ,双眼深陷的病态,和那几经挣扎却再也无力守卫家园的藏獒犬令人心颤。难以置信这就是几千年来与人类生死相依的藏獒?
保护藏獒产区生态环境,挽救日趋濒危的藏獒品种资源,是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甘肃农业大学崔泰保教授呕心沥血,致力于藏獒品种资源保护。他领导的藏獒品种资源保护课题组按照建立藏獒保护区,组建藏獒保护选育群和加强有关藏獒幼犬培育,疫病防治,饲养管理的研究,穷毕生心血。1996年11月,课题组教师们听到在玛曲县曼尔玛乡一条优良狼青色藏獒母犬被狗贩相中,不久将流失海外,立即赶往阻止。时值冬日,高原四野茫茫,风雪肆虐,气温降至-40℃。为了能把这条藏獒犬留住,教授们顶风冒雪,驱车行进在沉沉黑夜。漫漫山路,风雪漫天,道路被雪掩埋了,只好下车用手刨。不能犹豫,没有期望,灰暗的车灯下,人在前,车在后,车靠人领路,稍有不慎,随时有翻下山崖的可能。风雪中雪粒、冰屑打在脸上、手上,倾刻就会冻结。手脚冻僵了,脸被贴上了一层冰渣,却没有感觉。只有一个信念——往前走,别停步。停下来就是等死,走下去才有生还的可能。课题组的老师们一行四人,在风雪中搏斗了一整夜,直到早晨5点,才到达玛曲县最边远的曼尔玛乡政府。当地的一位乡干部看到教授脸色青紫,满身泥污,衣裤成了冰甲,感叹到:‘教授们一路成了这个样子,到这儿都图什么!’但当教授们看到那条狼青色母犬时,心里都感到无限欣慰。夜间的艰辛,风雪中对近在咫尺的死亡的恐惧,都随着风雪飘去。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过去十分缺乏有关犬病防治的研究。藏獒品种保护中,最艰巨的工作之一,就是对目前流行于全国及藏獒产区的犬瘟热,犬细小病毒,犬副流感等烈性传染病的防治。这些病的预防率,或者说免疫成功率在国内不足46%,幼犬的死亡率几乎达到90%以上,特别是犬瘟热,通过空气传染,病程短,发病快,传染性强,防不胜防。看到憨态十足的小獒犬被疫病折磨得奄奄一息时,至力于藏獒品种资源保护的教授们心中阵阵酸痛和沉重。藏獒是十分通人性的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和帮手。在其患病过程中还能理解主人内心的沉痛,任由主人给它灌药、打针。带泪的目光中闪现着对“生存”的期盼,流露出对主人共处的留恋。不时竭力抬举起无力的头看看主人,摇摇已不再蓬松的尾帚,好像在与主人作最后的决别,又好像在安慰主人别伤心。这种情感交融,心曲相通的交流,与其它动物是难以实现的。更激发和坚定了教授们探索和研究危害藏獒犬疾病的信心。
     藏獒犬病防治是其品种资源保护研究的主要内容之一,由于影响疫病预防和治疗的因素复杂,以及严重缺乏科研经费,该项工作进展十分缓慢。自1992年至2001年的10年中,仅有3万元的科研经费。这点经费用来挽救一个几千年来为高原人民的生活竭尽心力的犬品种,不能说人类对藏獒是公平的。看到令世界神往的藏獒受病魔折磨的痛苦,看到它们衰弱的病体,和对生存的追求与渴望,课题组的老师们不仅有揪心的疼痛,更多的是面对这一祖国“瑰宝”日渐失色而又无能为力时的沉重,多么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给予他们一点支持和帮助啊!
      獒对人类永远是忠实的,人类也应当永远关爱藏獒。让祖先几千年来严格选择和精心培育的藏獒能在我们这代人的爱护和保护下雄风依然,仍以骄健如俊马,迅猛如风暴的英姿奔驰在广阔草原,保卫牧民的牛羊毡房和站圈,与藏族同胞永远为伴。

About 山东藏獒园

近几年獒园劲猛崛起,獒园每年都预留新种公引进新种公,现在已经每年能达到出售小獒200多只的规模,同时,价格都是平民价,养平民价藏獒是最终发展方向!发展平民价藏獒,让藏獒进入寻常百姓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